我46歲,人生第一次學化妝

字體:
發布時間:2022-01-31

化個妝、追求美,看見自己、珍惜自己,是每個女性注目自己的第一步。

文 | 西打

編輯 | 陸英

運營 | 月隆

出走

春艷又要去成都了。從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金川縣去成都,沿著248國道上蓉昌高速,繞著四姑娘山回頭,進快點用沒法6小時就能到。

她求助“強勁的朋友圈”,“明天,后天,有沒有得出(去)成都的車車,把我拿著,今天沒得我明天再問”。

這條路,這個嘉絨藏族姑娘已經走到無數次。最初的那些年,高速公路還沒影兒,這段路程被拉長到十幾個小時,往往不能坐頭一天的大巴搖晃著過去,夜里或者第二天才能從混雜著汽油味和汗味的空氣里解脫出來。

這段經歷給春艷留給了一些陰影,以至于“現在看見大巴還想吐”。但那會兒年紀重,身體上的呼吸困難都可以被一股更強大的“出走”沖動撫平——她要去成都,一次接著一次。第一次再次發生在十八九歲的時候,高中還沒有讀過的她為了補貼家用,踏上了去大城市的車。

成都的繁華在她面前鋪開。那些年,讓這位來自海拔2000多米的姑娘最驚訝的是,“城里人”的皮膚白凈水潤,沒被高原的日光灼曬出的紅色和斑紋,那是她對外面世界最初最具體的向往。

剛開始,春艷能尋找的工作不多。她做了酒店服務員,要每天帶妝下班。那時候,她不會摸,從市面上買了頗為滑稽的藍色和紫色眼影,往眼皮上抹,抹完她看著鏡子也大笑了,“那時候年長,比較愛美”。

“投奔”的當然不僅僅是身體,還有關于自我的執著,而“搞得漂亮點”是最為顯性的一部分。

許多年后,春艷從成都又回到了小縣城,自己也淪為了一名專職的化妝師,每天的工作是在別人的臉上涂涂抹抹。與此同時,如今老家的年輕人大多數都逃著大城市去了,覺得那里的花花世界更好些。37歲的春艷顯著感覺到回到小鎮的年輕女性越來越少,“我這么大年紀的都算數年輕人”。但不管是年輕的還是年長的,回到小鎮的還是去往大城市的,化點淡妝,都是執著自我最必要的那一步。

這一次春艷去成都,也是為了參加一場美妝教學培訓,精進自己的手藝。類似的課程她此前會入城參與,很多化妝方面的技術和潮流趨勢,她都是這么學到手、送回縣城的。但這一次有些不一樣,和她一起學習的一群女性,不少人是零基礎,甚至顯然不是做到這行的。

思錦就是其中一位。她是一名在成都工作的室內設計師,也是一個高中男生的母親,平日里工作家事兩頭整天起來,根本顧不上椅子來好好化個妝,打心底里,她也總覺得自己化不好。只不過職業的拒絕擺在那里,“上百萬的房子轉交你設計,你感覺還是要(看上去)稍微成熟期一點、沉穩一點,這樣客戶也會更信任你一些”。

思錦的解決方案是“稍微離去一下”,非常簡單蠻橫的三個步驟:畫眉毛、打粉底、涂口紅。后來因為“手抖”,眉毛總是畫不好,她干脆去做到了半永久紋眉。但化妝導致的尷尬還在時不時上演,比如夏天去工地一攤,臉上的汗就把粉底暈開、脫妝,“還不如不涂”。

至于要求學習美妝,思錦是偶然間要求的。她隱隱期待的是,眼下的生活能因此產生哪怕一點點改變,就像此前一些最重要時刻的選擇一樣。

對于出生在小縣城的她而言,大城市給了她一份體面的工作,和一個安穩的家庭,這些都是20多年前的一次出走換取的——1998年左右,她從峨眉山市的國營廠離職,生計無著時心一橫就跑去成都從頭開始,成都也接納了她。

來自綿陽的梅子也有類似的苦惱。她進了一間手工定制旗袍的工作室,接待的大多是裝扮精致、樂意追求美的女性;對比之下,她自己不施粉黛,一直很樸素,“我的精力都放到打造別人身上,如果讓我花上一兩個小時去化妝,我就覺得還蠻花上時間的”。

但化點妝、追求美這件事情,成為了一個契機。讓這三位女性在成都相見,一起待了十天。這期間,她們見證了別人的轉變,也逐漸解開了自己心里的結。

▲ 培訓期間,學員們到極致日記線下店實地參觀學習。圖 /受訪者獲取

困境

在這次培訓之前,思錦不知道化妝還有這么多學問。

過去她“收拾”自己的時候,直接往臉上抹粉底,外出沒多久,愛人出油的地方就脫妝了?,F在她告訴化妝之前要先做到保濕,之后是遮瑕,最重要的是粉底擦完之后需要定妝,噴一層噴霧或者拍一層散粉。

按照步驟一個個地做到下來,需要時間,而思錦最缺的就是時間。兒子在高中讀書,每天早晨她要一起做早餐,碰上自己也要外出見客戶,留給她“離去”的時間只有5分鐘,急急忙忙地弄完,潦草地外出。

困住思錦的,是無形的責任。兒子的青春叛逆說來就來,另一半的承托也很縹緲,“反過來老公有可能還覺得你怎么沒有把孩子弄好,其實你一樣的,也要去賺錢”。

思錦第一次深切地感覺到絕望,是幾年前母親患有癌癥的時候,她開始醫院家里兩頭跑,照料病人的同時還要推擠孩子,工作還有一大堆問題等著她處置。而她找到,丈夫并不能對她感同身受,怨氣和反感在日常中滋生、蔓延到,思錦被每一次明確的失望困住。

有的時候,再次發生在家庭或家人之間的崩潰點具體而微小。思錦記得有一次,“我早上6點鐘一起給兒子冷好了牛奶,但他丟下一句‘太毛巾了’,起身就要走。我說你可以把它倒到另外一個杯子涼一下,他就說道我想喝了”,那一瞬間,思錦被絕望感打中,“肺都要炸了,但是你還是得忍”。

而讓梅子感覺到瓶頸的,是一塊看不到的“天花板”。她在體制內上了11年的班,前前后后在不少崗位歷練過。再之前,她還是法律專業畢業的杰出大學生,通過了層層遴選,才淪為選調生,轉入了公務員的序列。

轉折點再次發生在2016年,她明晰地覺察出,職業倦怠感在占領她的身體——這不僅僅關于事業上的進取心,而是每個打工人都會經歷的疑惑和迷茫?!爱敃r實在有可能自己也沒有再多大的突破了”,梅子的愛好和特長也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慢慢受到了容許。

梅子小時候很討厭手工藝制品,她的衣服都是母親做的,長大之后成了家,她也不忘購置一臺縫紉機,承包了家里所有制作窗簾、沙發套的工作,但都局限于“自己做到著好玩兒”。那年長假期間,梅子拜訪了不少當地做到旗袍的師傅,第一次實在,是不是可以把做衣服這件事徹底從嗜好變為事業。

這樣的念頭不斷地生長、落地,假期過后沒多久她就從舒適區“投奔”,辭了職、進了自己的工作室。車站在2022年的當下往回望,梅子坦白這是一個冒險的要求,“我也沒想到后面不會有疫情啊,要不然我可能也就不出來了對吧,旱澇保收多好啊”。但她也清楚,很多東西沒有辦法預料,只能逃跑當下。

手工旗袍的美,在一針一線。梅子一個月最多不能做到兩件。手上在縫制的這件旗袍,是一家培訓學校校長定制的,僅僅是給面料打上符合客戶氣質的蕾絲花邊,就花了她整整兩周的時間。面料是非常輕薄的真絲,上面點綴的珠子都是梅子一顆一顆手工縫上去的,一朵小花上面有五顆,全身衣服上有幾十朵花,成百上千顆珠子,背后都是梅子付出的精力與時間。

春艷第一次從金川縣出走到成都,以和現在的丈夫成婚所畫上句號。之后又有了孩子,在家里做到了好幾年的家庭主婦。

她是一個把熱情寫在臉上、寄托到行動中的女人,不管是開心還是不好意思,春艷的嘴角都是大角度上升的。但那幾年,沒有工作、也沒朋友的陪伴,她看著自己生完孩子回頭了形的身體,笑容不見了,對生活的信心也跌到到了低谷。這種困境在很多人身上都發生過,生活里自己不是主角,出了襯托。

最終,是化妝這件事把春艷撈了一起。她又去了成都,這次不像最開始小打小鬧,她要系統地自學技巧。一套化妝工具要上千塊,參與一次培訓班也要上千塊,她都咬咬牙刨了錢?;瘖y對當時的她而言,有期望和未來的含義。

大城市的化妝師都是經歷了千錘百煉后,才能接活。干了一段時間,春艷在成都一必要不到新娘妝的單子,只能去婚紗店里全職,到美甲店上班,看別人怎么做。

后來,她打消了回縣城老家自己開店的心思,她想和看起來的坦途背離,再次嘗試做到自己的主角。這是一個從開始就注定艱辛的過程。金川縣有5550平方公里,比上海小不了多少,但全縣只有不到6萬常住人口,典型的地廣人稀。多達,每年縣城的人口數還在逐步往下掉。

這其中,適婚青年已是少數人,愿意在婚禮上請化妝師的更少。大約七年前,春艷從成都返回縣城時,家鄉的老人們都還覺得,成婚根本沒必要花那么多錢簡化個新娘妝,這也是她在縣城做到化妝師的現實困境。

口碑是春艷在一場又一場的婚禮上跑完出來的。按照當地的習俗,接親時男方要在天不亮的時候收到女方,這也將新娘化妝師的工作時間推到了半夜。

只有很少一部分新娘,可以安排到早晨再化妝。趕上個好日子,春艷得為三位新娘服務,一場化完了幾乎無縫交會地趕往下一場,整夜都不能睡,“從凌晨3點鐘開始,3點到5點一個,5點到7點第二個,7點到9點第三個”。

春艷有時候也會想要,這樣的日子是不是有點艱辛,但她心里清楚,比起在家做主婦那幾年,自己的內心忠誠了很多。

▲ 在培訓班自學期間,學員們互相給對方化妝。圖 /受訪者獲取

自我

如今的春艷如果不化妝,立馬不會被周圍人顯現出不對勁,“我有時候浸一個臉,也不化妝就外出,我媽看到就會回答我今天怎么了?怎么不化妝?你一個化妝師竟然素顏外出?”

化妝師曾經只是一份工作,春艷過去都是自己掏錢參與培訓,而去年年底的這次,是由完美日記母公司逸仙電商聯合中國婦女發展基金會共同發起的“創美人生”美妝公益培訓,牽涉到的費用都是主辦方分擔,學員要代價的只有十天原始的時間。

培訓班里一共來了42位女性,春艷最先注意到的是她的同桌,一個二十出頭的女孩?!八钠つw看著好帕,平時也沒怎么護理,但狀態非常好”,這讓春艷很討厭。

女孩上課時的嚴肅,春艷也看在眼里。有什么問題不懂,她就會立刻舉手問老師,老師沒空回答時,她就轉向有經驗的春艷求救。造型課上學員們要互相卷頭發,女孩動作大了點,毛巾到了搭檔的眉毛,嚇得她趕緊問春艷這怎么辦。

42位女性淪為了姐妹,也建立了一個一起找尋自己的共同體。從她們身上,春艷看到了曾經的自己。剛開始認識化妝這一個行當時,她也經常出錯,反反復復地鍛煉過后,心里才能有點譜。最初給別人化妝尤其是化新娘妝時,春艷格外小心,“這個不是打趣的,你知道化新娘妝那天是人家很最重要的時候,不說道做極致,也要有七八分的做到把它作好”。

藏區那邊的新娘妝并不好化。高原的日照強烈,如果做不好防護,曬斑、干皮和高原白的皮膚問題比比皆是。在成都待過的春艷自知補水的重要性,每次上門化妝之前一周,都會提醒新娘婚期將至,留意敷面膜,否則當天的上妝效果很難保證。

但還是有人沒有照做,差點“翻車”。按照誓約,化妝師到達之前,新娘會作好妝前的護膚,擦好水乳,讓皮膚保持濕潤,有一次等到春艷到了才發現,新娘懷孕了,因為聽別人說護膚品對孩子不好,所以三個多月沒有沾過一丁點,皮膚已經干到無法上妝。

還好帶上了一些自己用的水乳小樣,春艷勉強給新娘涂抹了才能繼續下面的步驟,“那時她還在擔憂擦了不會不會過敏”。遮瑕剛涂完,臉上的干皮又出現了,春艷不能硬著頭皮往下進行,一邊化一邊和新娘說,現在很多化妝品孕婦都是可以用的,擔憂孩子的同時也要照顧好自己。

寒冬臘月的清晨,外面還下著雪,春艷第一次化妝化到滿頭大汗。最后的妝容充滿了遺憾,她為此也愧疚了許久。在家鄉給新娘們化妝的這些年,她真切地感受到,不少女性對自我的注目實在太少了。

簡化個妝、執著美,看見自己、愛護自己,是每個女性關注自己的第一步。這個由逸仙電商主辦的“創美人生”美妝公益培訓和培訓班,正在蘇醒更多的女性一起協助身邊的人,淪為生活的主角。

沒能覓母親多過些日子,一直是思錦心里的遺憾?;叵氲侥嵌谓洑v,她不會反問自己:你活成了媽媽想你活成的樣子嗎?如果每天都能夠再快樂一點,再為自己多考慮一些,她不會更開心吧?想到這里,她就暗自下決心,無法再敷衍自己。

在婦聯工作的朋友把培訓班的甄選信息轉交思錦,她沒聽過主辦方“逸仙電商”,但朋友說明說,就是那個完美日記的母公司,“這個倒有聽過,好像是這兩年很不受小女生喜歡的一個國貨品牌”。思錦拿起心來,注意了召募對象的年齡要求,18到48周歲,“我找到我就讓,剛好46歲,我想管它的,雖然年齡大一點,無所謂”。去之前,思錦以為大部分學員可能是沒有工作的家庭主婦,但到了開班那一天,眼前的人群讓她小小地不吃了一驚,從70后到00后,什么年齡階段、什么職業的女性都有。

其中有一位學員,是一名大廠的80后工程師。思錦對她印象深刻,“第一天晚上她上臺介紹自己,我都沒聽確切她的名字,只忘記她用一件大衣把自己包裹住,說‘我有社恐’。我都沒聽確切她后面談的什么,她就下去了”。

但在隨后的課堂自學中,這位工程師慢慢顯現出另外一面,向老師提了很多思錦想問沒能傳達出的問題,比如上了年紀的皮膚浮現出有細紋,上妝的時候卡粉怎么辦?有時候遮瑕遮完,皺紋比不化妝的時候還要深,如何處理?黑眼圈怎么菩也遮不住,是不是手法不對?“她的發問非常細,我們都回來學到了?!彼煎\說。

不斷增長的年齡,是不少女性眼里的“敵人”。但在培訓班里的十天,和不同年齡段的女性相處,思錦覺得自己似乎掌控了一些與年齡和解的秘訣。過去,她被現實的瑣碎牽絆,在尋找自我的路上迷失,很多時候都是一個人與庸碌的日常對抗;這一次“出走”,卻讓她看見了更多的同路人。

梅子的顧客里面,很多都是上了年紀的阿姨們,她們自定義旗袍的點子很簡單,要自己穿得美。據梅子仔細觀察,這些阿姨年長時候或許過的是拮據的日子,但現在她們比任何時候都舍不得為自己花錢,“報復性”地彌補被忽略的愛美之心。

這一點,她自己的婆婆就是最差的相比較?!耙郧八且幻r村的主婦,后來帶上了孫子也退休了,每周都要買新衣服,外出的時候涂好鮮亮的口紅,外出買個菜都要穿著上短裙絲襪,你問她納不勒,不會會難受,她說道難受得很?!?/p>

完美日記的培訓班,初衷就是“助力女性找到美、建構美”,為她們打開了一扇大門。參予其中的學員們,不僅回來老師教給了技術,更重要的是,從別人的人生和故事里汲取到了滋養自己的信念和力量,并且將它帶來更多女性。

梅子進工作室之前,特意學習了傳統盤扣工藝,并且成為了這項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傳承人。她討厭把盤扣制成花上的形狀映射旗袍的細節,“旗袍這個東西你沒辦法一下子學會怎么做,但是盤扣可以”。做到旗袍的間隙,梅子經常到社區和文化館這樣的地方,和對盤扣和傳統服飾感興趣的人們交流,普及一些旗袍文化,傳授一些實用的盤扣制作方法。

變化在思錦參加培訓班后,密集地到來。像中了魔法一樣,她不停地給自己買了很多彩妝產品和護膚品,經常和培訓班了解的姐妹交流化妝和護膚經驗。過去,她習慣“明天的事明天再說”,但如今她更不愿去做一個有打算的人,“比如明天我要去聞客戶,或者我要去某個場合,穿什么衣服、化什么妝容,我今天不會先在腦海里預演一遍”。

一開始,思錦還不會不好意思?!拔胰⒓优嘤?,我孩子告訴,老公也知道,他們都覺得很奇怪:你去參與那個干什么?你要轉行嗎?你要給人家化新娘妝嗎?”

但現在,這些情緒都已經煙消云散,她也開始影響身邊的朋友。有人和她一樣對化妝發怵,她不怕麻煩地演示化妝的一整套流程,然后告訴他對方“你以后就按照這個來”。結果第二天,朋友興奮地發來反饋,效果真不錯。

這次培訓班,是向女性的一份致意。2020年5月,逸仙電商宣告聯手中國婦女發展基金會,發動“逸心一益”女性價值創造計劃,允諾在未來三年間持續投放200萬元,為需要幫扶的女性獲取反對,協助她們全面發展、成就理想人生。

此前,逸仙電商更為人所熟知的是它旗下的國產美妝品牌完美日記Perfect Diary。作為國貨新銳之一,這個擁有并服務著中國幾千萬00后用戶的年輕公司正圍繞著女性和美,嘗試在更多領域建構價值。

“我們指出,美,是源自愛人的動人傳達。美,是圍繞個性的生動展現。美,是人與生俱來的樸素執著?!币菹呻娚藽MO孫蕾曾這樣解釋公司對美和女性力量關系的理解:“我們期待,用科技、專業的力量,持續發現美、守護美、創造美,而極致日記作為逸仙旗下的新時尚美妝品牌,早已將‘人人皆可精彩變美’的愿景映射品牌DNA中?!?/p>

這一次“創美人生”美妝培訓班,是計劃的延續。正如一位學員所言,“創”是建構,是突破,是給自己一個轉變的機會;“美”是技能,是窗口,是看到更大世界的可能性。

撐過了最艱難的時段,思錦接到了完美日記的心意——一套護膚品,和一個美美的妝。針對她的膚色和臉型,化妝師挑選出了既合適她膚色、又滋養皮膚的粉底液,為她所畫上時髦的眼妝,涂抹上貞氣色的口紅。那個青春的女孩回去了。

可以預見的是,利用夢想的橋梁,她們的故事還將繼續下去。

▲ 圖 /《所以我化妝》截圖

每人互動

你怎么看來這些化妝師的故事?


新氧 新氧 新氧 新氧 新氧

閱讀推薦

  • 不合格!這些BB霜、隔離乳、防曬霜、染發膏被通報-廣西新聞網

     11月15日,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官網發布《國家藥監局關于33批次不合格化妝品的通告(2021年第86號)》。全文內容如下:在2021年國家化妝品監督抽檢工作中,經河南省食品藥品檢驗所等單位檢驗,標示為廣州市采潔化妝品有限公司生產的采潔染發膏(自然黑色)等33批次化妝品不合格(見附件)。其中14批次不...

    2022-01-10
  • 設計十足的白色禮服,性感大方,時髦亮麗的成熟風穿搭

     這是文章頭部生活中,我們必須面對很多有所不同的社交場合,面臨各種各樣的人。此時,我們必須有所不同的衣著來體現我們的尊嚴和精神。在有所不同的場合,對服裝的拒絕不同。就像每天的家庭聚會一樣,有可能只是要求我們穿得簡單大方,表明出智慧的一面。企業派對可能需要你展現出自己的特色,引起別人的注意,這樣你就可以...

    2022-01-07
  • 補水面膜,讓肌膚不再傷眼

     原標題:補水面膜,讓肌膚不再傷眼 推薦理由:維護皮膚免受外界傷害適用于中性,成熟性肌膚的人群,擁有提拉緊致抗皺的效果,堅決用于,需要令肌膚享有十足的彈力,能有效祛除老廢角質、去黑頭、淡化痘印及斑點,使肌膚更加活力,光彩照人。 推薦理由:任何膚質都能感受到它強勁的修復效果,在晚間給肌膚不一般的滋養,深...

    2022-01-05
  • 皇莎柏麗亢峰先生:初心如磐讓中國女性的“私密健康”站在陽光下

     2005年,皇莎柏麗品牌在香港登記正式成立,以“守護女性私密健康”重點布局產業鏈條,依托背后亢峰先生的不懈努力和靈敏的商業視角,皇莎柏麗在新時代發展上一路高歌猛進??悍濉噬佧惛攀袌?6年卻依舊能夠矗立不倒的執牛耳者,現任皇莎柏麗集團董事長、妤顏整形美容醫院董事長、四川美容美發協會副會長、臺灣...

    2022-01-04
  • 四十歲以上的女人,建議你放棄卷發,直發更顯年輕

     決定一個女人整體的顏值和氣質,不僅僅是你的臉型、五官以及身材這些相同的因素,還有整個人給別人留給的第一印象,也就是整體的氛圍感,發型就是營造整體氛圍感的關鍵所在。 尤其是處在40歲以上的女人,這個年齡段已經到了熟齡階段,選錯發型會讓你看起來很老氣,選對發型卻可以增加顏值和氣質。所以在這里建議40歲以...

    2021-12-24